雁衔秋

   云归处第四章(五)
       终于写完这一部分了,可以写下一个灵异小故事了,开心。文笔不行,脑洞不够,又懒的我,三次元还有点忙,拖更这么久不好意思啦,求原谅。(ÒωÓױ)

云归处

第四章(四)
 佟湘玉打开她平时放东西的柜子,拿出了一把檀木折扇递给楚留香说:“楚公子,你滴事情,老白跟额说嘞,额们一定会尽全力帮你滴哦。额还听说你是扇不离身的,但是从见到你,就没见过你用扇子,想必很不习惯吧!这扇子你先凑合着用哦。”
  “佟掌柜有心了!”楚留香接过扇子说。
  佟湘玉接着说:“还有啥需求你尽管跟老白说,额让他们买了烧给你。”
  看到这,白展堂不乐意了,抱怨道:“掌柜的,你咋这样呢,这次的事情又不止是老楚的功劳,我的呢?”
  佟湘玉翻了个白眼说:“额这不话还没说完捏嘛,这个月你们工钱全都涨到四钱银子。“
  “这么少?!”
  “嫌少?那就不给咧。”
  白展堂连忙陪笑道:“不嫌少,不嫌少,掌柜的,要是没啥事我继续招呼客人去了。”
  佟湘玉挥挥手说:“去吧,去吧。”白展堂点点头下楼去了,楚留香冲佟湘玉礼貌一笑,轻摇折扇,跟着老白一起下楼了。
  

云归处

第四章(三)
        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大嘴三天两头的偷懒翘班回家,秀才呢天天缠在小郭左右,佟湘玉一如既往地抠门唠叨,莫小贝倒是不像以前那么调皮,她被馨儿娘吸了些许阳气,还没恢复。至于白展堂,身边多了一只老鬼,每天除了跑堂,就是和楚留香唠嗑,日子过的平淡而温馨。
  这天,佟湘玉突然把白展堂和楚留香叫上楼,说是有事情要说。白展堂和楚留香上楼后发现,佟湘玉的屋里不止是佟湘玉一人,莫小贝也在。
  看到两人进门,佟湘玉回头将身后的莫小贝推向前说:“小贝快谢谢你白大哥和楚公子,你白大哥为了救你可是流了不少血,还有楚公子,也废了好多心神捏。”
  莫小贝看着两人,颇有些愧疚:“白大哥,楚大哥,谢谢你们。我向你们和我嫂子保证,以后一定乖乖听话,再也不乱跑,不瞎捡东西了。”
  听到这些,白展堂和楚留香相视一笑,白展堂摸摸莫小贝的头说:“你呀,以后少让我们操心就行了!”
  “行咧,小贝,你小郭姐姐为了你也是到处奔波,很辛苦滴。还有大嘴和秀才,他们还被你抓伤了,你再去谢谢他们。额现在有事情和老白他们说。”
  莫小贝点点头,下楼去了。
 

云归处

第四章(二)
        听到楚留香的话,郭芙蓉马上将连着小贝和公鸡的红线剪断,楚留香则不知道什么时候瞬移到了女鬼身后。趁女鬼没反应过来,楚留香将手按在女鬼的头上,一股浓重的紫黑色的气源源不断的从女鬼头上涌出进去楚留香的身体。
  女鬼痛苦的大吼,面目可憎的脸更加的可怕。看到母亲如此痛苦,馨儿想阻止,她想推开楚留香,却发现她碰不到楚留香,她又想拉开女鬼,又发现她也触不到她娘。而其他人则都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一刻钟后,紫黑色的怨气终于被楚留香吸尽,馨儿娘瘫软在地,脸上突出的青筋不见了,她恢复了她的本来面貌。
  “娘?”馨儿小声的喊了一句。
  “馨、馨儿,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里?”女鬼颤巍巍的起身,看向馨儿的方向。
  如此这般,馨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
  听完,女鬼低头思索,说:“我那天又去找那个负心汉,但是他有符咒护体,我近不了身,回到河里后越想越气,就失去了神智。在失去神智以前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馨儿娘回忆道。
  “你心中有怨,不能入地狱进轮回。不过你死的冤枉,可以去阎罗殿求取‘阎王令’。”消化完女鬼身上的怨气,楚留香对她说。
  白展堂手托下巴,开口问:“这’阎王令‘是啥玩意啊?”馨儿娘也疑惑的看着楚留香。
  楚留看着白展堂,笑着说:“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冤屈,枉死的人更是不在少数,这些人身上怨气太重,无法入轮回,有一些还会变成为害阴阳两界的恶鬼。为了阴阳平衡,地府就出了‘阎王令’。有了它,恶人身上的护身符就没了作用,诸天神佛不会再护佑这些恶人,冤死的鬼魂就能亲手报仇雪恨了。”
  听了这段话,馨儿娘眼里充满了希望,她向楚留香行了个大礼说:“谢谢你,我这就去求阎王,请他赐令。”她又看了一眼她女儿,眼里满是慈爱,“馨儿,娘不能看着你长大成人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馨儿双眼含泪说:“娘,您放心,馨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看着女鬼渐渐消失,同福客栈的众人松了口气,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

云归处

第四章(一)
   (一直说我有敏感词,但是我不知道那个词敏感所以,我只好一段一段的发了。)

  时间飞逝,离七日的时限越来越近,可去十八里铺的郭芙蓉还没有回来,什么消息都没有,同福客栈的所有人都心急如焚。去西凉河查探的白展堂和楚留香倒是有发现,他俩去书院询问了小贝的同学,小贝去西凉河捞鱼的大致方位,一人一鬼在那里附近找到了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发现的白骨并不完整,一部分已经被水流冲走,一部分被水冲到浅滩被枯枝拦下了。在白骨的旁边发现了一支镯子,和小贝带走的那一只是一对的。因为这白骨的发现,邢捕头到现在都还在头疼,他在任期间第一次碰见这么大的案子。
  “咋还不回来嘛,只剩一天半咧。老白,你去镇口帮额看看小郭有没有回来嘛!”佟湘玉焦急的在客栈的大堂来回徘徊。
  “掌柜的别急啊,小郭又不是不认识路,她要是查到什么肯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若是查不到,你每天让我去镇口看也没啥用啊。”正在收拾桌椅的白展堂说。
  佟湘玉走到椅子上坐下,以手掩面说:“还有一天半,要是还没得办法,小贝就要被那只厉鬼给弄死咧。”
  吕秀才从柜台走到佟湘玉的身后拍拍她的肩膀说:“掌柜的,让小郭去十八里铺的原因就是想让她去查查女鬼的来历,好从中找到这鬼的弱点,相信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担子有多重,她一定能在时限内回来的啊。”
  “掌柜的!我回来啦。”门外突然传来小郭的声音。佟湘玉一下就从椅子上跳起来,看向秀才和展堂,“额没听错吧?是小郭的的声音,她回来咧?”
  白展堂和吕秀才点点头,异口同声的说:“你没听错,是她的声音,我们都听到了。”确认不是幻听,三人冲向门口,楚留香也从玉佩中出来,跟在三人背后。
  只见同福客栈的巷口,郭芙蓉的身后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同福客栈的三人将这两人迎进客栈,给两人一人斟了一碗洗尘茶,并且叫大嘴准备吃食,让赶路的两人填填肚子。
  小郭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说:“掌柜的,我这次去十八里铺算是去对了,真的又发现。”
  ——————————————————
  这女鬼正是十八里铺的那个王大伟的原配妻子,小郭带回来的小姑娘是女鬼的女儿,这小姑娘告诉了他们女鬼死的真相。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娶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家小姐,王大伟将她们母子二人骗到七侠镇,在回十八里铺的途中,经过西凉河的时候,将小姑娘她娘按在水边活活呛死,然后将尸体抛进河里。本来这小姑娘也是会被杀的,但是她运气好,王大伟害她的时候刚好有人路过,吓得王大伟丢下弄晕了的女孩,匆匆逃走了。
  小郭在王大伟的院子外面探查的时候,遇到了这个想找王大伟报仇的小女孩,阴错阳差中,两人互通了彼此的事情。小姑娘急着想见娘亲,小郭急着回来救小贝,两人达成共识,日夜兼程的赶回客栈。
  “原来如此,难怪这厉鬼怨气这么重,重的已经盖过了理智,”楚留香说道。
  小姑娘看着小郭问:“小郭姐姐,我现在能见我娘吗?馨儿好想她。”
  听到问话,郭芙蓉看了眼楚留香说:“这你要问这个楚留香,楚大哥啦!”
  馨儿将期待的目光转向楚留香,“你娘的怨气已经盖过了理智,她现在只知道报仇和杀戮,根本不认识你。不过倒是真有一个办法。”说到这楚留香停了下来。
  “啥办法呀?别停这啊,卖啥关子呢!”白展堂抱怨道。
  楚留香微微一笑说:“这小姑娘是这女鬼生前最亲近爱护的人,所以用她的头发和指甲做符开坛,是有可能将她的神智换回来,让这女鬼心甘情愿的从小贝的身体里出来。不过开坛的事情小白你要帮我。”
  白展堂答复:“行,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楚留香冲白展堂点点头,又对馨儿说:“小姑娘你叫馨儿对吧,我们需要一点你的头发和指甲可以吗?”
  馨儿思索了一会儿问:“若是我娘亲无法恢复神智会如何?”
  楚留香答:“那么被她附身的小贝会被她害死,害死无辜人的性命,地府不会放过她的,轻则抓她去十八层地狱受罚,重则打到形神俱灭。”
  听了楚留香的回答,馨儿被吓了一跳说:“不,我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就是头发和指甲吗?要多少你们就拿多少 ,请你们一定要帮我娘亲。”
  佟湘玉摸摸馨儿的头说:“一定会滴,帮你娘就帮等于小贝咧。楚公子,现在额们需要准备些什么不?”
  “嗯,请佟掌柜准备一只大公鸡,黄纸、朱砂,再准备一些香烛,再然后就是等,等明天天将亮的时候,这个时候阴消阳长,是阴气最弱的时候,是唤回馨儿娘的最佳时机。”
  听了楚留香的话,众人开始忙碌起来,秀才去东市买香烛,白展堂被派去买黄纸和朱砂,小郭和馨儿在客栈休息,毕竟日夜兼程赶回来,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大嘴继续做晚饭,至于佟湘玉,人家可是掌柜的,自然可以不用什么都亲力亲为。
  “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小白?”在买东西的路上,白展堂一直盯着被他楚留香看,欲言又止的模样,楚留香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先开口问。
  白展堂抿了抿嘴唇问:“老楚,你以前不是盗帅吗?为啥对玄门的这些东西这么了解捏?”
  “你原来在想这个?”楚留香勾唇一笑,“我被封印进玉佩后一直是被封印我的老道士带着,耳濡目染下自然都懂了。”
  白展堂焕然大悟,楚留香接着说:“等会儿我教你几句咒语和绘制符咒,明天开坛唤魂的事情就靠你了。我虽然懂,但是我并非人类,加上我的法力只被解封了两成,朱砂之类的东西对我的伤害还是挺大的。”
  白展堂点点头:“看来我势必要客串一次江湖术士咯!”
翌日卯时——
  同福客栈的后院,众人都聚集到了这,每人身上都带了一张楚留香教白展堂画的辟邪符,防止馨儿娘从小贝身体里出来又附身到其余人身上。白展堂身穿道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脸严肃,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意味。楚留香已经将所事情的细节都交代好了,现在只待卯时三刻。
  等待的过程中,所有人都有点紧张,毕竟若是不成功,那便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卯时三刻已到,小白,可以开始了。”楚留香开口说。
  白展堂点头表示知道,照着楚留香交他的方法开始做法。老白来到了小贝床前,在小贝的眉头点了一点朱砂,将一条红线绑在了她的手腕上,这红线的另一头绑在了屋外的公鸡身上,做完这些老白回到了院中临时搭的案台前,点了三炷香,将包裹着馨儿头发和指甲的黄纸投入香炉焚烧,开始念起咒语。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咒语来自度娘)
  白展堂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咒语,一旁围观的人害怕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怕女鬼出现,更怕女鬼不出现。
  “咯咯咯!”
  公鸡突然鸣叫一声,打破了平静,只见连着小贝和公鸡的红线开始抖动。“来了,大家准备,一定要照我说的做。小白你继续念咒,千万别停。”楚留香提醒众人。
  馨儿娘沿着红线从屋里飘了出来,看到面目全非的娘亲,馨儿先是吓了一跳,但是想到这是爱她疼她的娘亲之后,她便不怕了,剩下的只有心疼。
  “娘亲,娘亲,我是馨儿,您还认得馨儿吗?”她开始照着楚留香的吩咐开始呼唤,女鬼听到馨儿的呼唤,泛着绿光的脸看向了馨儿这边,面带疑惑。像是想到了什么,女鬼抱头鬼叫,一副头疼欲裂的样子。
  “趁现在!”
  

  

云归处

第三章
        同福客栈的后院一片狼藉,同福客栈的众人围着几乎崩溃的佟湘玉。
  “额错咧,额真滴错咧,额一早就不应该嫁过来,要是额不嫁过来,额滴夫君也不会死,要是额滴夫君不死,额也不会流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要不是额不流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小贝也不会发生这样滴事情!”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莫小贝佟湘玉哭着说。
  “掌柜的别嚎了,我们还有七天的时间呢,七天之内我们一定会把小贝治好。”小郭豪迈的保证道。
  白展堂搭腔:“是啊,掌柜的,我们有老楚呢,他一定能帮我们想到办法的。”他看向楚留香说:“是吧?老楚。”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楚留香,眼里充满了期待。
  楚留香摸摸鼻头,思索了一会儿问:“郭姑娘,在下想问问你,对于这孩子发生异常的时候有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你还记得吗?越详细越好!”
  所有人的目光又集中到了小郭身上。
  “这个嘛,容本姑娘想想。”
一个时辰以前——
  郭芙蓉是莫小贝被吵醒的,被打扰清梦的人心情都不会太好,在她刚想把莫小贝叫醒臭骂一顿的时候她却发现莫小贝很不对劲。
  莫小贝嘴里喊着:王大伟,你这个负心汉,我要报仇,我要报仇!莫小贝的语气里充满了怨气,声音嘶哑低沉,不像是她本来的声音。
  郭芙蓉晃了晃莫小贝,想把她从睡梦中摇醒。莫小贝确实醒了,但是睁开眼的她,双眼无神,嘴里念叨着:报仇,报仇!这两个字。突然莫小贝从床上蹦了起来,就要往外冲,郭芙蓉眼疾手快,拦下了莫小贝,“莫小贝”当然不会相让,和小郭缠斗起来。打斗声吵醒了隔壁的秀才和大嘴。
================================================
  “我让大嘴和秀才帮我按住小贝,然后就去找你们了,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楚留香点点头:“看来这个王大伟是个关键人物,我们应该好好查查他。”
  “王大伟这名字也太普通了吧,来咱们客栈光顾的客人中就有三个!我们要咋知道哪个王大伟才是和这个女鬼有关的王大伟呢?”白展堂忍不住吐槽。
  众人低头思考,吕秀才突然惊呼一声说:“有了,我听老邢说过,十八里铺有个土财主就叫王大伟,人品极差,欺善怕恶,颇有背景,官府都不敢动他的呀。这个女鬼怨气这么重,说不定就是这个恶霸害得。”
  听到秀才这么说,佟湘玉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抓住秀才的手,“额滴好秀才啊,谢谢你哦,明天一早额们就去十八里铺看看。”
  楚留香却摇摇头,表示不同意:“佟掌柜莫急,这王大伟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查查这女鬼是怎么缠上小贝的。你们想想今天小贝有没有做往常没有做的事,去了往常不去的地方。”
  “小贝今天下完课后偷偷的去了西凉河,回来还被额打了一顿捏!这脏东西是不是就是西凉河带回来滴?”佟湘玉看着楚留香问。
  “这,在下也不清楚,不知道可不可以看一下她今天背的包?”
  “可以,可以,随便看!”
  楚留香环视了满目疮痍的屋子,他并不知道哪个是莫小贝的包,只好向白展堂传递求助的目光。白展堂秒懂,找到了小贝的书包,白展堂把包里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
  一包猪骨头,绳子,火石等等玩物。
  看到这些东西,白展堂都无语了:“这啥破玩意啊,小贝去书院就带这些?”白展堂继续在包里掏,掏出了一条手链,“这手链做工不错啊!掌柜的,你给小贝买的?”佟湘玉走近一看,摇摇头,表示不是她买的。
  楚留香接过白展堂手中的手链,仔细观察,“我有一个猜测,这手链说不定是女鬼身上的东西,小贝捞鱼的时候无意中将它捞了上来,这孩子看这手链很好看就放在了包里带了回来。”
  “这女鬼要真是西凉河的,那十八里铺的王大伟说不定真的和这个鬼有关系,十八里铺就在西凉河的上游。”李大嘴终于插上话了。
  郭芙蓉点点头:“行,明天一早我去一趟十八里铺。”
  “我脚程比你快,还是我去。”白展堂反驳。
  “不,小白你不能去,你被女鬼所伤,伤口染上了女鬼的毒,若是不好好疗伤你的左手会废掉的。”楚留香严肃的说。
  “哈哈哈,老白,听楚大哥的话啊,好好养伤,本姑娘出马一定没问题,好歹我也是江湖中人。”
  “好咧好咧,今天都这么晚咧,大家把这收拾一下休息吧。小郭,这手链你拿着,明天去十八里铺。要是真的跟这女鬼有关,应该会有人认识。”佟湘玉出来打圆场。
  今晚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小贝身体里的女鬼被伤的很严重,一时半会儿不会闹腾,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白展堂回到了大堂,刚刚躺下,楚留香突然出现。
  “你干嘛呢,干嘛又掀我被子?!”
  楚留香看着白展堂说:“明天郭姑娘去十八里铺,咱们也不能干等着,你带上我,我们去看看西凉河。”
  白展堂点点头:“行,不过你不是不能离开客栈门口吗?”
  楚留香答:“我并非不能出去,我只是被玉佩的阵法限制,不能离开玉佩太远,只要你身上带着玉佩,我就能出去。”
  “原来是这样,那好,明天咱们去趟西凉河,看看什么到底啥情况。”
        听完楚留香的话,白展堂若有所思。楚留香趁这个时候贴近白展堂,开始扒他的衣服。
  “诶?你脱我衣服干哈呢!楚留香,你别乱来啊!”
  白展堂挣扎着,然而因为身上有伤的他挣扎的幅度却不能太大否则会扯到伤口。
  楚留香轻笑一声:“小白你瞎想什么呢,我是想要把你伤口的阴气吸出来,这阴气对你来说是可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白展堂停止挣扎:“那你早说嘛,一上来就掀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干哈呢。”
  “你我都是男子,请问小白,我能干什么?”楚留香带着笑意问。
  白展堂点点头,认可楚留香的说法,“也是,两大男人也没啥害臊的,来吧。”
  白展堂的上衣被扒了个干净,左肩漏出了狰狞的伤口。楚留香一只手按住白展堂的肩头,头越靠越近,在离白展堂伤口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开始吸白展堂伤口的阴毒。天眼的功能还没有消失,白展堂看见源源不断的黑气从伤口被吸入楚留香的口中。吸了足足一分钟,阴毒才被楚留香完全的吸出来。
  事罢,楚留香轻笑地对白展堂说:“小白,你的心跳的好快,你在紧张什么?”
  白展堂推开楚留香,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你才紧张呢,你全家都紧张!睡觉睡觉,明天咱还要干正事,没事别烦我了啊,有事也别烦我。”
  楚留香看着缩成一团的白展堂,微微勾起了唇角,一副奸计的得逞的样子,心满意足的回玉佩里修炼去了。

(最近贼满,更的很慢,下一章应该能结束女鬼故事写另外的妖魔鬼怪了。明天毕业大秀,希望能圆满成功๛ก(ー̀ωー́ก))
  

[楚白]云归处

第二章
设定:鬼可以选择在普通人面前现出真身,也可以隐藏自己,不让人看到。只有开了天眼或者是天生阴阳眼的人才能不受此影响,能看到所有鬼物。当然若是法力高深的鬼也可以使用障眼法瞒过这些人。
  普通的鬼只能出现虚体,厉鬼之类的鬼只能出现实体,只有有道行的鬼可以在虚体和实体之间任意转换。虚体状态普通人碰不到鬼,实体状态下,能碰到鬼。老楚第一次见老白的时候用的是虚体,目的是逗逗老白。
  ==============================================
     “有啥不对劲的,这是我们掌柜的小姑子莫小贝。”
  楚留香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看到她印堂发黑,恐怕会有灾祸上身,静观其变吧。”
  “嫂子,我再也不敢啦!!”后院传来莫小贝的哭喊,以及小郭、大嘴和秀才的劝阻声。
  “行,咱们静观其变,我去后院看看,若是真有什么邪物,不是有你这只老鬼在吗?”说着就像后院跑去,徒留楚留香看着他被背影笑着摇摇头。
  这小白,才刚刚认识自己没多久就对自己如此信任,真是单纯的可爱。
  夜已过半
  “不好了,老白出事了,快醒醒!”只见小郭衣裳不整的从后院冲出,冲睡梦中的老白大吼了几句,毫不停留的跑向二楼佟湘玉的房间。
  “掌柜的,别睡啦,出事了!”
  又一次被打扰了睡眠的老白不满的咕哝了一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又出啥事啦?”
  “怕是下午那个叫小贝的孩子出事了!”
  “小贝!”听到突然出现的楚留香如此说法,白展堂加快了穿鞋的速度,外套都来不及穿,飞快的奔向后院小郭和小贝的房间。
  小贝房间——
  房内大嘴和秀才正用自己的四肢紧紧的锁住小贝的四肢,不让莫小贝再伤害自己。莫小贝的手臂上鲜血淋漓,都是被她自己撕咬的,按住她的两人也被她抓出几道血痕。莫小贝嘴里还在咿咿呀呀的乱吼着,唇中一片腥红,是她咬自己和别人的时候沾到的血。
  老白一到看到的就是这幅可怕的景象,他不及多做思考,嘴里大喊这“葵花点穴手”,将莫小贝点住,看到莫小贝被白展堂点住,秀才和大嘴松了口气,岂料这莫小贝只被定住了几秒,她又开始发狂,还误伤了还在身旁的大嘴。
  “咋回事,我的点穴手咋不管用呢?”
  “老白别想这么多了,快来帮忙,我和大嘴快拉不住小贝了!”秀才吃力的喊道。
  “额滴个神啊,小贝这是咋嘞?”这时佟湘玉也赶到了,看到这幅情景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只听莫小贝怪吼一声,力气在这一瞬间变得很大,挣脱了秀才、老白以及大嘴的束缚,面目狰狞,直面冲向门口的佟湘玉和小郭。
  莫小贝的目标直指佟湘玉的双眼,佟湘玉毕竟不是习武之人,根本来不及躲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白展堂拽住了莫小贝的后领,将她往后一拽,将莫小贝掀翻在地,回身治住莫小贝的双手。
  “小郭过来帮我按住小贝的双脚,大嘴去找几根绳子来,要粗的!秀才去找几块布,要快!”按住莫小贝的白展堂飞快的交代这一系列事情,神情很是凝重。而佟湘玉被吓了一跳,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
  莫小贝被困住手脚,绑在一把太师椅上,怕她抓伤自己,手上包裹着厚厚的布,口里也同样塞着布,怕她疯起来咬伤自己。
  “小贝,额滴小贝这是咋咧?”佟湘玉双眼通红,手轻轻的抚摸着躁动不安莫小贝。
  “掌柜的别难过了,小贝会好的啊!”小郭上前安慰道。
  秀才说:“是啊,掌柜的,小贝这个孩子福气好,一定不会有事的!”
  “小郭和秀才说的对,掌柜的想开点啊!”大嘴附和着说。
  摸了两把眼泪,佟湘玉深吸一口气:“今天辛苦各位了哦,你们的医药费我全包了。小贝也不知道发生啥事情了嘛,咋突然这样咧!”说到最后,佟湘玉还是哭出来声。
  “掌柜的,小贝这是让厉鬼上身了。”一直在一旁没出声的白展堂终于说话了,可是说出的事情却是如此惊悚。
  “啥?”
  同福客栈众人同时发出惊叹声。
  “老白,虽然小贝这病发的奇怪,但是,你也不要在这里宣传封建迷信哦!”佟湘玉一脸不认可的说。
  “谁宣传封建迷信了,不信我让我朋友出来跟你说说,小贝被附身的事情也是他刚刚告诉我的!”
  说完这句话,众人看见老白对着身边的空气说:“老楚,他们不相信我,你现个身和他们说说。”
  只见老白身旁的空气一阵波动,一个“人”有无到有出现在众人眼前。
  “老、老、老白,世界上有人的轻功已经高到这个地步了?还是他是鬼?”小郭声音颤抖的问。
  “他是楚留香!”白展堂只说了这么一句。
  “楚留香?他不是几百年前的人吗?他…”
  “啊,鬼啊!”其他三人听到小郭这样说,吓得都跑到了小郭身后瑟瑟发抖。
  楚留香看到众人的反应,无奈的摇摇头,解释道:“诸位不必惊慌,在下并不是恶鬼,我出现只是为了告各位小贝这孩子的情况。”
  “对啊,你们害怕啥呀,老楚虽然是鬼,但是是好鬼,我都和他相处好几个时辰了。”
  听到老白如此说,加上楚留香自称是来告知他们小贝情况的,佟湘玉克服心中的恐惧上前问到:“敢问这位楚兄弟,小贝这是咋嘞?”
  “我不知道这孩子去哪里招惹到的这东西,但是我现在确实看到她身后站着一只浑身冒着阴煞之气,身上湿漉漉的鬼,现在正是这只鬼操控着她的身体。”
  佟湘玉吓得瘫软在地,众人赶忙将她扶起,被扶起的她被小郭掺着。
  小郭替佟湘玉问:“那我们要怎样才能让小贝变回来?”
  楚留香挠挠鼻头:“我不敢完全保证,只能试试,毕竟我也刚刚解封没多久。”说这句话的时候楚留香对白展堂意味深长的一笑,白展堂看到他这一笑,突然觉得脊背发麻。
  “我希望你们能暂时开个天眼,这厉鬼不会让你们看到她的真身,你们开了天眼,才能防止这只鬼偷袭你们。我会在你们手心留住我的一口阴气,若是等会儿争斗中这鬼跑向你们,你们可以用我的这口气保护自己。俗话说,阴极必反,我和她虽然都是阴煞之物,但是我修炼了几百年了,我的阴气应该是能伤到她,让她近不了你们的身。”
  白展堂点点头问:“我们要怎么开开天眼?”
  “用被井水泡过的柳树叶擦眼睛,井水是地下水,阴气足够,加上柳树叶,能让你们开天眼一个时辰,足够了。”
  一听这话,佟湘玉马上安排:“大嘴,你去打点井水来。老白,你脚程快去找柳树枝。秀才,秀才你就在这呆着吧!和额、小郭一起看着小贝。”
  听到吩咐,众人忙碌起来。一炷香后,所有事情准备妥当。
  楚留香在最后一个人的手心留下一口气后说:“大家可以开天眼了,一切小心。”
  众人点点头,将沾过井水的柳叶涂在了眼睛周围。众人一睁眼看就到了小贝身后的厉鬼。
  这只厉鬼是一只女鬼,干枯污黑的头发散乱的披着,青灰色的皮肤下能明显的看到暴起的血管,双眼没有瞳孔只有眼白,眼角还有血迹,全身湿漉漉的,还在滴水。
  胆小的吕秀才才刚刚睁开眼睛马上又闭上了,并且躲在了小郭身后。大嘴和佟湘玉则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小郭故作镇定,拦在三人面前。
  老白心中也是瘆得慌,但是他心里清楚,楚留香是对付女鬼的主力,若是女鬼见缝插针突然袭击他们,来得及做出抵抗的只有会点拳脚的自己和郭芙蓉。所以他要克制住自己害怕的心,保护好自己和朋友们。
  “小白借你血一用!”楚留香拉起白展堂的手,将他手上包扎伤口的绷带解开,一滴殷红的血被楚留香操控在手心,楚留香将这滴血弹向女鬼。
  “啊!”
  血滴正中女鬼眉心,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女鬼被血液溅到的地方仿佛被烈火灼烧过一样,本来就面目骇人的脸显得更加可怖了。
  一直想挣开束缚的莫小贝突然软了下来,原来是被激怒的女鬼放弃了操控莫小贝的身体,直直的朝伤到她的罪魁祸首攻来。楚留香侧身闪过了女鬼的利爪,女鬼回身再次攻了上来,两只鬼你来我往,谁也没有讨到半分好处。
  两鬼打着打着,打出了房间,在更加宽阔的后院激斗起来。看着缠斗中的两鬼僵持不下,围观的同福众人心里不免感到有些许焦虑。
  “小郭你保护好大家,我去帮老楚!”我的血既然能克制这些阴邪之物,那么就让我来打破这僵局吧,我的纤纤玉手啊,这手上的伤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好,老白在心中暗想。
  楚留香已经看到悄声上前的白展堂了,他加快攻击的节奏,让女鬼无暇注意到身后有人想偷袭她。白展堂抓住女鬼的破绽,沾满自己血的手掌狠狠地拍向了女鬼的后背。这一下女鬼被伤的不轻,白展堂成功的拉到了女鬼的仇恨,她不再管楚留香,一个回身,利爪直插进了展堂的左肩。
  楚留香:“小白!”
  同福众人:“老白!”
  女鬼虽然伤到了白展堂,但是她抓伤老白的手接触到了更多老白的血,手上的皮肤被血液灼伤气化,漏出了森森白骨,女鬼这一下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而白展堂已经疼的倒在地上,嘴唇发白,冷汗直冒。
  看到白展堂这么痛苦,楚留香很是愤怒。这可是他这几百年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居然在他面前伤得这么严重。(老楚很生气╰_╯,后果很严重。)楚留香再次发力,将已经受伤的女鬼压制的无法还手,只能且战且退。
  看着两只鬼越打越远,远离了白展堂,佟湘玉他们连忙上前扶起了躺在地上的白展堂。
  “大嘴我房间的柜子里有金疮药,你去拿来给老白敷上,不管怎样先止血再说。”小郭需要护在众人面前不方便走开,秀才扶着受伤的老白,佟湘玉是掌柜的,她又不好使唤,只能喊大嘴了。关心兄弟的大嘴也没说啥,回身就去拿药了。
  在和楚留香拆招的女鬼,也不知怎的,居然真的找到了老楚的破绽,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同福众人飘来,看来她是想找软柿子捏。
  “哼,来的正好!排山倒海!”楚留香留在郭芙蓉手心的气加上小郭的惊涛掌,将女鬼拍翻在地,楚留香这时再在女鬼头上补了一掌,这女鬼终于是起不来了。
  “药来了!”大嘴终于找到了金疮药,马上给老白敷上。
  看着一群围着自己的人加一只鬼,老白忍不住说道:“干哈呀,我又没死,都围着我干哈!”
  佟湘玉啪啪白展堂没受伤的肩说:“说啥呢,你可吓死额们咧。”
  “我这不是……女鬼!小贝!”白展堂刚想说什么,如面色一变,甚是惶恐。
  众人寻着他的目光一看,就看到地上的女鬼不见了,一团黑色的气体极快的飘进了房间,而小贝还被绑在这房间里面。众人急忙冲进房间,可是已经晚了。莫小贝唇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微笑,似在嘲讽众人愚蠢,接着她的身体就失去控制瘫软下来。
  楚留香上前查看,看完的他眉头紧锁,抿紧嘴唇,不发一言。
  “老楚这咋回事,你倒是说话呀!”看着这幅模样的气楚留香,老白焦急的问。
  “唉!”楚留香深叹一口气说:“现在这女鬼知道敌不过我们,躲进了小贝的身体,若是强行将她的魂魄扯出,必然会伤及小贝的灵魂,不妥当。她被我们所伤,现在居然在吸食小贝的生气疗伤,说实话,这个情况很是棘手。目前,我的功力只能使用两成,否则对付这区区小鬼还不在话下。”
  听到楚留香如此说法,众人都一脸凝重,佟湘玉更是吓的瘫软在小郭怀里。
  “我们只有七天时间,若是七天的时间内不把这鬼从小贝身体中驱逐,小贝这孩子恐怕凶多吉少。”
  
  

[楚白]云归处

第一章
"别闹"
白展堂正在梦里和周公下棋,忽然感觉到鼻子痒痒,像是有人拿着羽毛挠自己痒痒,老白咕哝了一句。
恶作剧的人没有停下胡闹,继续用羽毛挠老白的痒痒。老白挥手想阻止他,却挥了个空。
"不管你是谁,再闹我点你了啊!"
老白没睁眼,迷迷糊糊的威胁到。
恶作剧的人并没有在意老白这毫无气势的威胁,看老白一直不醒,掀起了白展堂的被子。
一股凉风猛的吹过,将老白彻底从梦中惊醒。
好梦被打扰的白展堂一脸气愤,坐起身来寻找罪魁祸首。
白展堂只见月光下站着一个男子,黑发白衣,头戴一个精致的银冠,两鬓垂坠着银色的流苏,剑眉星目,英气逼人。
白展堂一愣,七侠镇何时有这般好看的男子?不过这个念头马上被愤怒占据,"哪里来的小贼,居然敢偷到你贼爷爷头上,还扰我清梦!"
月光中的人一笑:"我可没偷你东西,也不是小贼,至于打扰兄台清梦实属情非得已。"
白展堂穿上鞋走到那人面前说:"哼,不是小贼大半夜的为啥出现在这里,我看你就是个贼,看招!"
"葵!花!点穴手!"
老白以为他出其不意的出手定能将这"小贼"拿下,岂知他的点穴手居然穿过了"小贼"的身体,就好似面前没有人,只有空气一样。
"妈呀!鬼呀!!!!"
白展堂连跑带跳的跳回了睡觉的桌上,用被子将自己整个的裹了起来。
"兄弟,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找谁也别找我啊,我怕~"
鬼兄弟挠挠鼻头说:"兄台,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有事情想向你请教一二,你不必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鬼话连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若是要害你早就下手了。又何须和你谈论这么多,我楚留香从不骗人。"
“楚留香?盗帅楚留香?!!!”
楚留香唇角微扬,冲白展堂点点头,“正是在下。”
听到此鬼居然是自己昔日的偶像,白展堂暂时忘记了害怕之心,扯下盖住自己的被子,仔细打量起眼前的鬼。
“哎呀妈呀,老楚,你咋会出现在这呢?”
“几百年前,我被仇家寻仇,被他的奸计所害。我没想到这个仇人竟然如此恨我,不仅杀了我,还请了个道士将我困在玉佩之中,叫我不得自由不得轮回!”
“啪!”
听到楚留香的描述,老白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什么人呐这是,伤了你的性命还不够,居然囚禁你的灵魂!”
“兄台别激动,我的这个仇人因为逆天而行,已经得到了报应了。”楚留香安抚到。
白展堂点点头,忽而惊觉不对。
“不对啊,你不是说你被囚禁得不到自由吗,你咋能出现在我面前呢?”
“这正是我不得已打扰你的原因,囚禁我的玉佩正是你怀中那块。我虽被囚禁其中,但是还是能感知外面所发生的事情。今日,你的血无意中蹭到了玉佩,封印我的阵法居然有异动,我能脱困而出,我本以为我能从此自由,却发现我走不出客栈,一旦我要强行走出去就会被一股力量拉回玉佩旁边,我不得已才吵醒兄台,想问问你是否知晓缘由。”
听完楚留香的一段话老白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因为我的血你才能从玉佩中出来,却不能出客栈,是不是因为血不多,你才无法完全自由?”
楚留香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嗨,既然不知道,那咱们试试呗,这样我手上这伤也算没白受,老楚你也别见外,兄弟我叫白展堂,别老兄台兄台的叫我,我听着硌得慌!”
楚留香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也不客套,你叫我老楚,那我就叫你小白好了。”
白展堂从怀里掏出玉佩,解开包扎伤口的纱布,就往玉佩上滴血。
一人一鬼盯着染血的玉佩看了好久,玉佩却毫无反应。
最终老白耐不住性子问“”“老楚这啥情况啊?”
楚留香摇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我试试我能不能离开客栈。”说着楚留香就往门口走去。
白展堂看着他刚刚穿过客栈的门,只是眨眼的瞬间,楚留香就像瞬移一般回到了他的身旁。
楚留香轻声叹了口气,“还是不行,看来小白你的血只是将封印解开了一丝,也不知是何故。”
“老楚别灰心,虽然我并不知道为啥我的血液有这个功能,或许我的祖上是啥啥神什么的,但是我会帮你的,谁让你是我偶像呢!”
楚留香对小白微微一笑,“谢谢你,小白,能从玉中出来已经很好看,顺其自然吧!对了,说我是你偶像?”
白展堂不自在的挠挠头说:“这个咱们以后再说,我明天还要跑堂呢,先睡了,你不要再吵我了啊,有啥事明天再说。”说着白展堂就爬上桌子,又去和周公约会去了。
翌日晚
“咋回事情嘛,这么晚咧,小贝咋还不回来嘛?”佟湘玉在客栈门口徘徊,嘴里还碎碎念道。
郭芙蓉正从后院端着晚饭的吃食出来,正好听到佟湘玉的话,对她说:“你别念啦,小孩子贪玩没什么事的,过会儿就回来了,大嘴饭做好了,我让大嘴给小贝留饭菜了,咱们先吃,忙了一天饿死了都。”
“是呀,掌柜的你就是爱瞎操心!”老白对小郭的话表示赞同,并且拿起筷子打算先偷偷的尝一口菜。
“不准吃!感情不是你们的娃哦。”佟湘玉大吼一声,把老白刚刚夹起的肉丝都吓掉了。
“掌柜的此言差矣,子曾经曰过的……”
“去!!”
吕秀才刚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大家异口同声的打断了。
佟湘玉走到白展堂身边柔声道:“展~堂,额的好展堂,你去书院帮我看看嘛。”
“凭啥是我呀!”
“谁让你脚程最快呢!这个月我给你加十文的工钱!”
“不去!”
“你去不去!”
白展堂摇摇头。
“好,看来额是时候找老邢好好聊聊了。”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一听佟湘玉这么说,老白立马怂了。
白展堂刚打算出门,莫小贝就回来了,浑身脏兮兮的,手里还提着个鱼篓。
看到莫小贝这幅打扮,佟湘玉气不打一处来,“莫!小!贝!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去西凉河摸鱼去咧?”
莫小贝吓得逃回了后院,佟湘玉抄起手边的鸡毛掸子就追了上去,旁边看戏的小郭和秀才连忙追了上去,怕佟湘玉在气头上打坏了莫小贝。
白展堂本来也是要去阻拦佟湘玉的,但是他却被楚留香拦下了。
“老楚咋了?你怎么突然出来了?”
楚留香轻皱眉头说:“小白,这个孩子不对劲,身上充满了阴煞之气。”

[楚白]云归处(清水日常向 灵异)

序章
ps:取名废QAQ,题目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刚好听到图大的云归处,就拿来用了,应该没关系吧?
没看过尧大版本的楚留香,所以可能ooc的会有点严重
武林外传原剧时间线
设定:楚被人阴了,魂魄被封印在一个的玉坠之中。百年后,这块玉佩被白得到,白无意中将封印弄出了点裂缝,楚的灵魂可以不用再拘禁在玉坠中,但是因为封印还没有完全解除,所以楚的灵魂的活动范围只能在持玉人的附近(这样才能日久♂生情嘛),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这里面佟掌柜和老白没有儿女私情,只是知己、上司下属的关系。
————————————————————————————————————————————————————
话说娄知县让燕小六给七侠镇纳税到了一定数目的商户每户送了一个从老家带回的特产——榴莲,其中就有同福客栈。同福客栈的众人都不知这个奇怪长相的东西是何物,吕秀才不懂装懂说此物是一件艺术品,忽悠的佟掌柜买了个架子将榴莲当做珍品供了起来,又觉得架子太空,给了白展堂几十文钱,让老白买几件古物。几天后,捕快燕小六又来到了同福客栈,告诉众人这东西只是一种土特产,让同福的众人趁着榴莲没坏赶紧吃。在谈话中老白暴露了他“买”回来的古董并非他买的,而是他在钱掌柜的当铺外捡的。
“白展堂,把额的钱还给额!”得知古董并非买的的佟湘玉满世界的追杀白展堂,一副不拿回钱不罢休的模样。
白展堂边逃窜边为自己开罪:“就你的的那点钱能买到啥呀!”
“哎呀妈呀!”
白展堂在回身看追在身后的佟湘玉的时候,没注意到逃跑的前方有一根柱子,一头撞了上去。
“老白,你没事吧?”佟掌柜嘴里虽说着关心的话,手却往白展堂放钱的胸口掏。
白展堂虽然撞得头晕眼花,但是保护钱这点意识还是有的。两人争抢中佟湘玉的戒指不小心划破了白展堂的食指,老白吃痛,忙收回手,佟掌柜抢回了她的钱,看到老白的伤手心中愧疚。连忙道歉,并帮白展堂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对不起哦,老白,给你两文就当是医药费了哦!天气不早了,你把门关了就早点休息,额先上去睡了。”说完,佟湘玉就上楼去了。
白展堂收下了佟湘玉放在桌上的两文钱,目送她上完楼,确定佟湘玉已经听不到他说话的时候,才对着楼上小声的吐槽了一句:“你就扣吧你!”
关好门窗,老白躺在了铺好被褥的桌上,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晶莹碧透的玉坠。原来这个玉坠也是白展堂在钱掌柜的当铺外捡的古董之一,他见这玉佩质地纯净,雕刻的纹样奇特精美,起了爱美之心,没有将它交给佟掌柜,而是悄悄的藏了起来。
抚摸着玉坠,白展堂自言自语道:“宝贝儿,还好这扣门的掌柜的没发现你。”亲了一口玉坠,又将它放回胸口藏了起来,心满意足的睡下了。
睡着的老白没注意,食指纱布上的残血蹭在了玉坠上,玉坠上那奇特的纹样上正闪着丝丝缕缕的红光,一只被封印了百年的老鬼即将重临人世。

TBC
把这章改成序章了